首页 > 言情资讯 > 

余昭乔晋渊小说叫什么名字

余昭乔晋渊小说叫什么名字

重生辣妻当家 桃三月 发表时间: 2022-11-22 15:45

余昭乔晋渊是小说《重生辣妻当家》的男女主角,小说是一本年代重生文,书中的关于叙述男女主角之间的故事十分的精彩,快来和我们一起阅读吧!小说主要讲述了:卢卫东就想了很多,如果是余昭,他还不会觉得有什么,可是还有一个叶楠,她会不会也知道?

余昭乔晋渊小说叫什么名字

》精选阅读

闫成山沉默了,竟然也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
大宝背着小手很认真严肃地看了闫成山一会儿,才跑着去洗手吃饭。

闫成山又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,竟然被一个小鬼头扰得心神不宁。

余昭给做木工的师傅盛了一碗米饭,又盛了一碗菜送到大门口,师傅在那里干活,也就在那里吃饭。

而他们坐在厨房旁边的凉棚下吃饭。

闫成山突然发现,他有点儿不敢看大宝的眼睛,这个小鬼头眼睛太亮,太赶紧,让他都觉得愧疚。

挪开视线看着余昭:“我听说卢老现在到处找关系。”

余昭惊讶:“找关系干什么?”

闫成山把听来的八卦给余昭讲了一下:“不知道什么原因,卫东以前的朋友都不愿意跟他来往,还有几个和卢家关系不错的,也都没去看过卫东。所以卢老现在就找他以前那些老部下,想让他们帮帮卫东。”

这个倒是余昭没想到的,这才哪儿到哪儿,那些人竟然就不跟卢卫东玩了吗?

还是真就是墙倒众人推?

好奇地问闫成山:“让他们帮卢卫东干什么?”

闫成山也不清楚:“大概是要做生意?我也不清楚。”

说着反问余昭:“不是你搞的事情?那些人不搭理卢卫东。”

余昭惊讶:“我哪有那个本事,我要有那个本事,还至于在这里苦哈哈的做柜台,开小药店?我就直接开药材公司去。”

闫成山不是很相信:“你没有,乔晋渊有,他们这些可是最会玩心理战术。”

余昭想都不想地摆手:“不可能,绝对不可能,他天天忙着上学呢。”

家里的事情,他都不知道。

更不知道大宝的事情,怎么可能就去对付卢卫东。

余昭觉得自己还是了解乔晋渊的,如果就是因为当年卢卫东揭发的事情,乔晋渊还不至于放在心上,更不会去报复。

要是卢卫东动了她和两个孩子,那乔晋渊肯定会不遗余力地去收拾卢卫东。

现在明显不是这种情况啊。

闫成山放下碗筷,很认真地看着余昭:“不管做什么,还是留点儿退路的好。”

余昭乖巧地点头,却十分明白,如果她给卢卫东一丝喘息的机会,他绝对不会放过他们。

……

卢老按照卢卫东的请求,去鲜鱼口把一个打扮稀奇古怪的人请回了家。

卢卫东一见就是几年前那个怪人,冲卢老说道:“爷爷,你先出去,我跟他有点事情要说。”

卢老总觉得这个怪人不像个好人,穿着奇奇怪怪不说,眼神更是透着一股邪气。

出去后心里总觉得不安,还是出去转转再说。

卢卫东盯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:“褚天飞?是你的真名吗?”

褚天飞点头:“是我真名,你是最近惹上什么人了吗?”

卢卫东摇头:“我不知道,所以想让你帮我看看,我是中了什么毒?”

褚天飞对毒并不拿手,却会看别的:“我看不出你中了什么毒,但是你最近一定是招惹了转世灵童。”

卢卫东皱眉:“什么转世灵童?”

褚天飞闭眼算了一会儿,又盯着卢卫东眼睛一阵细看,摇头:“我需要一点时间去找这个灵童,也就是前世是个小鬼,不知道为什么会转世投胎,但他有灵识,所以也叫灵童。”

卢卫东不信这些:“呵,我还以为你真的有点本事呢,没想到你什么都不是!用这些鬼神乱力来糊弄我。”

褚天飞有些着急:“我不骗你,这是真的。你就说你最近有没有见过四五岁的小孩?特别是小男孩。”

卢卫东瞬间愣住,脑海里突然就蹦出大宝的模样,迟疑了一会儿点头:“见过,一个四五岁的男孩,”

褚天飞一拍巴掌:“这就对了,肯定是这个孩子,你有孩子的地址吗?我想去看看。”

卢卫东摆手:“先不着急,你能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褚天飞把小鬼是怎么来的,怎么会报复人,都细细的说了一遍。

卢卫东听完眯着眼睛:“你是说我上辈子可能害了这个孩子,所以这孩子转世来报复我?”

褚天飞点头:“我现在需要那个孩子的生辰八字,回去细细算一下才知道。”

卢卫东就想到了余昭:“如果没有大人帮忙,一个小孩能完成?”

褚天飞不确定:“这个很不好说,要看这个婴灵的怨气大不大,有些怨气很大,会投胎到仇人家,让仇人一辈子不得安宁。有的是报恩,会去找恩主。”

卢卫东就想了很多,如果是余昭,他还不会觉得有什么,可是还有一个叶楠,她会不会也知道?

所以对他的报复,是这些人联手的?

想着忍不住攥紧拳头。

褚天飞还劝着卢卫东:“你要想知道详细的,就要告诉我是谁,我好过去看看,我只要一看小孩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”

卢卫东摇头:“不,你先不要动,一会儿等天黑你换上我的衣服,让我爷爷带你离开,最近先不要找我,注意藏好,不要被人发现了。”

褚天飞有些不明白:“我可以帮你破解,你不告诉我,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帮你啊。”

卢卫东狠毒地说道:“会让你帮忙的,只是不是现在,他们肯定也在盯着你。我需要你帮我把两个孩子一辈子都养在佛牌里。”

褚天飞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:“可以,我最近正好新研究了一个,到时候说不定有用。”

卢卫东又让褚天飞讲了一遍小鬼的事情,听完自己都觉得头皮发麻,感觉像是在听故事。

突然又有些怀疑:“你确定是真的?”

褚天飞对天发誓:“我从来不骗人,只是这个办法太阴毒,很少有人会用,倒是不少贵人家里,会养着这些,保佑自己家宅平安。”

卢卫东想不信,可是想想大宝的模样,再细想大宝的眼神,那孩子的眼神,干净澄澈还带着无法细说的深邃。

褚天飞伸手摸了下卢卫东的眉骨:“你最近要少生气,也要少出门,免得会落入他人陷阱。”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