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资讯 > 

余昭直到死才发现by桃三月最新章节在哪里看

余昭直到死才发现by桃三月最新章节在哪里看

余昭直到死才发现 桃三月 发表时间: 2022-11-22 15:55

目前小说《余昭直到死才发现》已更新完成,共1703章,桃三月大大出品,必定佳作,大家请放心阅读。点击我们就可以继续阅读小说的最新章节了。小说片段:因为小宝这么一闹,也打破了余昭和乔晋渊刚才的沉默,两人小声的说着话,主要是在讨论卢卫东和那个神秘人。

余昭直到死才发现by桃三月最新章节在哪里看

》精选阅读

叶楠还没哄好大宝,那边小宝又哭得嗷嗷叫,不知道什么原因,他却能哭得震天响。

叶楠只能一边搂着一个,小声哄着:“你们不要哭,一会儿让妈妈给小宝做肉丸子吃,好不好?”

大宝哭得沉默,小手背不停地擦着眼泪。

小宝哭的声音大,听到吃肉丸子,声音瞬间小了,打着哭嗝儿含泪看着叶楠:“真的吗?妈妈做肉丸子?”

余昭跟乔晋渊什么都说了后,心里轻松了不少,特别是哭过一场后,又感觉有了乔晋渊做靠山。

因为出了小插曲,晚饭就晚了很多,小宝又追着妈妈吃肉丸子,是姥姥答应的。

余昭就肿着眼睛去厨房做肉丸子,乔晋渊默默在一旁帮忙。

小宝就搬着小板凳坐在旁边,眼巴巴地看着妈妈做肉丸子。

又觉得爸爸和妈妈气氛不对劲,妈妈和爸爸都不说话,小心思就开始琢磨了,看看余昭,又看看乔晋渊。

想着幼儿园里,小朋友说爸爸打妈妈,坐在妈妈身上打,是不是爸爸也打妈妈了?

越想越有可能,突然站起来过去打乔晋渊:“坏爸爸,打妈妈,妈妈都哭了。”

乔晋渊有些茫然,余昭忍不住乐起来,低头亲了亲小宝:“爸爸没有打妈妈。”

小宝不信:“妈妈为什么哭呢?”

余昭想了想:“因为妈妈想到一件很难过的事情,所以就哭了。”

小宝半信半疑地看着余昭:“真的吗?”

余昭直起身抱了抱乔晋渊:“你看,妈妈和爸爸很好,我们还抱抱了呢。”

小宝这才放心地坐下继续等着吃肉丸子。

因为小宝这么一闹,也打破了余昭和乔晋渊刚才的沉默,两人小声的说着话,主要是在讨论卢卫东和那个神秘人。

吃饭时,余昭又叮嘱小宝,不余把家里的事情跟任何人说,特别是曾外公。

就小宝这个大嘴巴的样子,肯定会觉得闫成山最厉害,到时候开飞机开坦克把坏人打个稀巴烂。

小宝还有些不理解:“为什么不给曾外公说,曾外公很厉害。”

余昭眼神里全是,我就知道!然后开始给小宝分析:“曾外公很忙,而且这是我们自己家里的事情,我更希望我们自己来解决,这样显得小宝很厉害,对不对?”

小宝想了想觉得有道理:“小宝不跟曾外公说。”

余昭还信不过小宝,伸手跟他拉钩:“来,我们拉钩,要是小宝说了,以后就没有肉丸子吃,也不能吃很多好吃的。”

小宝被迫拉钩,又开开心心地吃饭。

既然乔晋渊都知道,叶楠也就没什么顾忌,直接在饭桌上开始讨论:“卢卫东找的那个人,我们肯定一时半会儿找不到,这种人他们还会一种易容,给人一种神神秘秘的感觉,其实不过是障眼法。我今天拍了他一下,下了点小毒,他的右胳膊最近都抬不起来。时间再长一点,大宝的红红都能找到他。”

叶楠还有自己的想法:“毕竟不能弄出人命,犯法的事情咱们也不干,所以我们要换种办法。”

余昭惊讶地看着叶楠,感觉母亲这段时间改变真的特别大,越来越接人间烟火气,而且也学会了为其他人着想。

要是以前,心情不顺,直接毒死。

叶楠白了女儿一眼:“你看我干什么?难道我说的不对?不说我们,也要为晋南的前途想一想,还有大宝和小宝的以后,所以我们要换个方法。就那个帮卢卫东的人,敢帮人饲养小鬼,禁锢无辜胎儿的灵识,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“而且他肯定不只干过这一次,他身上的罪孽深重,法律制裁不了他,但他伤害的那些无辜婴灵总是恨他的,到时候能释放这些婴灵,他就能尝尝反噬的滋味。”

余昭只是听着,就有种头皮发麻,脊背蹿着凉气。

她对这些研究不多,只是听说过,在佛教里也一直在说胎儿是有灵识的,每一个没有来到世间的孩子,灵魂最后会变成怨灵。

所以宣扬不要打掉没来到世上的胎儿。

……

另一边,褚天飞回去就感觉右胳膊沉重抬不起来,看着没什么异常,里面却像是灌了水泥一样,僵硬不能动。

褚天飞却自诊不出原因,想想卢卫东说过的话,有些惊慌,也不顾行踪会暴露,跑着去找卢卫东。

卢卫东没想到短短几天时间,褚天飞就会被叶楠识破,还中了毒回来,目光更加的阴沉:“你不是说你本事很大?怎么会被发现?”

褚天飞一脸痛苦:“我不知道这个叶楠竟然这么厉害,而且那家养了三条极其凶猛的大狼狗,你应该知道,我们这个是怕狗的。我如果靠得太近,会被狗发现。”

卢卫东皱着眉头:“这样说,你也没办法了?”

褚天飞摇头:“也有,不过我不能再出面了,你想办法把两个孩子弄出来,只要我们弄死这两个孩子,我就能收了这两个孩子的魂魄。”

邪念一生,感觉胳膊都没那么难受了。

卢卫东沉默着,如果两个孩子没了,余昭一定会疯,他们的感情还会那么好吗?

想想就莫名的激动亢奋,紧紧攥着拳头:“好,我来想办法。”

两人正密谋时,突然有人闯了进来,是卢卫东的舅舅向南方。

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打扮体面,这会儿表情却十分的愤怒,冲进来指着卢卫东就骂:“卢卫东,你还是个人吗?让人在你母亲留下的宅子里杀猪?你知道你母亲最忌讳什么!”

卢卫东这些天一直不去听关于那个宅子的任何消息,他也清楚的知道,把宅子卖给屠夫,肯定会用来杀猪。

所以不去打听,就不会难受。

向南方气愤的怒吼:“卢卫东啊卢卫东,你看不住宅子你可以跟我们说,你知道那个宅子现在什么样吗?每天臭气熏天,满院子血污,你是想让你母亲死都不安宁。”

说着冷笑起来:“你可真是你母亲的好儿子!你真是枉费你母亲那么护着你。”有的人死了,但没有完全死……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