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资讯 > 

妈怎么办怎么办公司账务出现五百万的漏洞是什么小说

妈怎么办怎么办公司账务出现五百万的漏洞是什么小说

余昭直到死才发现 桃三月 发表时间: 2022-11-22 15:58

妈怎么办怎么办公司账务出现五百万的漏洞是小说《余昭直到死才发现》中的精彩片段,小说中讲述的主要是余昭乔晋渊两人之间的故事,如果你也感兴趣的话,可以与我们一起阅读。小说片段:卢卫东脸色瞬间沉了下去,母亲就是他心里最后的柔软,也是他最不能碰触的底线。

妈怎么办怎么办公司账务出现五百万的漏洞是什么小说

》精选阅读

卢卫东脸色瞬间沉了下去,母亲就是他心里最后的柔软,也是他最不能碰触的底线。

还有那个小院,是他对母亲想念最后的寄托之处。

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,之前还不觉得,现在联想起来,恐怕全部都出自余昭之手。

只是余昭怎么会知道他最在意什么?

他记得没有跟任何人说过。

向南方见卢卫东不吱声,更是生气:“我真是后悔,早知道你是这样,我早就把宅子买回去,为什么要留给你。”

卢卫东憎恨地瞪着向南方:“那是我母亲留下的,本来就该属于我。”

向南方冷笑:“可是你没有护住,你有什么资格说?”

卢老听见房间里的吵闹声,跟着上来,见是向南方,赶紧客气地打招呼:“南方,你什么时候来的,你先别生气,我们下去谈谈。”

向南方因为卢老是长辈,不好意思发火,只能隐忍着:“还有什么好谈的,我姐姐留下的宅子,那是我们向家给她的嫁妆,当初也是我们向家拼命保护留了下来,结果现在呢?”

“你们明知道我姐和我母亲都信佛,一生吃素,你们竟然把她最喜欢的院子卖给屠夫,你去看看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。”

卢老也是无奈:“你听我说,卖院子是我的主意,当初我也是没办法,我不能看着卫东出事。”

向南方就很不理解:“办法有很多,为什么要选这个?你们是日子过不下去,一定要卖院子吗?”

卢老叹口气:“不是,是我遇见一个老太太,说宅子有问题,还说准了我们家很多事情,所以我就听她的,觉得宅子还是需要找凶一点的人才能镇住。”

卢卫东听了,立马就能确定,爷爷口中的老太太是叶楠。

她曾经可是巫师,这些蒙骗手段自然是多,咬着后槽牙,又是余昭!

向南方突然就来了火气:“你老人家竟然连这个也信,这一听就是骗人的,说不定是买院子的屠夫联合人演的一出戏。”

卢老心里也不确定,又感觉向南方这么说也不对:“不会的,南方,你也别生气,只要卫东能好好的就行。”

向南方能冲卢卫东发火,却不能冲一个老人发火,最后是黑着脸走的。

卢老送向南方到大门口,还一个劲儿地陪着不是:“南方,这件事是我不对,你也不要生卫东的气,他现在已经这样了,他母亲知道肯定也很难受。”

向南方有些无奈:“你们在卖院子之前为什么不跟我们商量一下,你要是给我发个电报,我肯定早早就来了。”

向家早些年就去了南边定居,这一次向南方也是回来给姐姐扫墓,才发现院子已经变了样子。

心里怎么能不气?

卢老有些愧疚:“我那时候也是着急了,想着你们那么远,还要工作,过来一趟不方便,对不住了,我这个身体也是一年不如一年,说不定哪天就走了。”

“你看现在就剩卫东一个人,我也实在不放心,你要是怪就怪我老糊涂了,希望你能原谅卫东,以后他要是有什么难处,你也能帮他一下。”

老人家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向南方也不好再说其他:“你放心,卫东是我外甥,我肯定不会放着不管。”

卢老放心了,又是一番道歉后,才看着向南方离开。

站在大门口沉默了很久,才转身上楼,想着还是要跟卢卫东好好说说,心态要放好,要和向南方搞好关系,以后他不在了,也能得到向家的帮助。

走到门口,还没敲门,就听见虚掩的门里,卢卫东激动又阴沉的声音:“好她个余昭,既然她这样,就别怪我不仁不义,我一定要在她面前亲手弄死那两个孩子,让她这辈子都活在地狱里。”

褚天飞也点着火:“最好找个阴时,过些天就是阴历十月一,送寒衣的日子。”

卢卫东冷笑:“好,我立马找人去办,你也准备好东西,我到时候要让余昭和乔晋渊看着,他们的儿子是怎么没的。”

卢老震惊地站在门口,不敢想屋里那个说着如此阴毒话语的是自己的孙子。

赶紧推开门进去:“卫东,你要干什么?”

卢卫东没想到卢老会进来,也没注意到外面的动静,被发现也没感觉到慌张,只是梗着脖子:“我的事情你不要管。”

卢老有些着急:“我怎么能不管?我不能看着你做坏事,你刚说什么,要余昭孩子的命?那两个孩子怎么招惹你了?而且杀人犯法。”

卢卫东有些不耐烦:“我的事情你不要管!我在做什么我自己很清楚,你就当不知道,赶紧出去。”

卢老气的血压飙升,感觉看东西都在虚晃:“卢卫东!你说这是什么话!对两个孩子你怎么下得去手?你和余昭有什么深仇大恨,可以放在桌面上说,你要是敢一意孤行,我现在就去报警。”

说完又看着站在一旁的褚天飞,感觉就是这个人带坏了自己的孙子,过去推着他:“你走,以后不要来了,你们在一起就没有好事。”

褚天飞站着不动,就安静地看着卢卫东。

卢卫东被气得根本没有理智,也没有心情去跟卢老耐心解释:“你现在就去报警!以后你也当没我这个孙子。”

卢老气卢卫东的执迷不悟,又不能冲过去打卢卫东一顿,只能冲褚天飞发火:“你给我滚,以后不要来了!”

说着又去推搡褚天飞。

褚天飞朝后退了一步,下意识地推了卢老一把。

卢老年纪大,身体一直不是很好,加上这会儿特别生气,只是轻轻一推,人就跟没根一样,朝后倒了过去。

后脑勺重重地磕在床头柜角上。

连声音都没法,摔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卢卫东瞬间慌了,拖着一条腿扑腾着下床:“爷爷,爷爷……”

不管怎样,他也没想过相依为命的爷爷出事。

褚天飞也慌了神:“我不知道,我根本没用力,我就轻轻挡了一下。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