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资讯 > 

温暖冷亦寒是什么小说

温暖冷亦寒是什么小说

余生亦向暖 元宝满满 发表时间: 2022-11-24 17:46

在主角叫温暖冷亦寒的言情小说中,主人公的故事让读者们的代入感十分的强,这也归功于作者元宝满满的功劳,我们才能欣赏到如此精彩的小说。有很多读者问书的名字是什么,这本小说的名字就是《余生亦向暖》。小说内容赏析又是一个,差点被他榨干的夜晚,温暖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,轻声道:“冷亦寒,我听你的话,不管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绝不会再说一个不字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我跟你发誓,如果有半句谎言,定让我不得好死。”

温暖冷亦寒是什么小说

》精选阅读

这是温暖第二次跟冷亦寒亲近,并且是他自愿的,并没有像上次那样,被她胁迫。

如果是以前,冷亦寒主动,温暖会开心不已,但是现在……

她半点感觉都没有,因为她知道,冷亦寒不过是占有欲作祟罢了。

他之所以对她跟傅景天见面的事,这么生气,并不是在意她,而是觉得男性的尊严,被她践踏了。

男人大都如此,即使自己不喜欢的,被别人碰了,都会不爽。

温暖发现,自己现在看透了一切,已经不再跟以前一样,被他的喜怒哀乐,所影响。

像个木偶似得,被迫承受着。

温暖原本以为,只要她足够乖,足够听话,冷亦寒会满意,然而他却突然暴怒,掐着她的脖子:“以前不是很会的吗?现在却像条死鱼一样,怎么,不愿意我碰你?”

“没有。”温暖的声音,淡如凉水。

冷亦寒眯眼:“不愿意让我碰,想让谁碰?傅景天?”

“……”温暖暗暗咬了咬唇,开始回应他,谁知他还是不满意,满是嘲讽的看着她:“你可真贱!”

温暖不知道,自己到底怎么做,才能让他满意,索性就随他的便:“你想做什么,就做什么吧!”

温暖原本是打算,任由他折磨,直到他满意为止,但是突然她的肚子又开始疼了,特别疼的那种。

疼到呼吸都不敢,温暖害怕害怕冷亦寒发现,就赶紧推开他,自顾自的跑到房间,把门反锁,然后猛地摔倒在地。

之前害怕冷亦寒发现,是为了她最后的尊严,现在害怕冷亦寒发现,是害怕他把她生病的消息,告诉她哥哥和父亲。

虽说早晚他们都会知道的,但是她还是想尽可能的拖久一点,再则万一冷亦寒故意用她生病的事情,三番两次的刺激他们呢?

毕竟折磨他们,他从不手软!

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很多酒的原因,她感觉到这次比之前的每次都更疼,甚至比在看守所的那次,还要疼。

“嗯!”温暖捂着疼痛的地方,闷哼出声。

门外,冷亦寒追来,大力的踹了一脚门板:“滚出来。”

“我,我有点累了,想,想休息一下。”温暖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声音,听起来正常。

“同样的话,我不喜欢说第二遍!”冷亦寒的耐心,已经用尽。

他只要一想到,温暖刚才一脸嫌恶的推开自己,他就想直接掐死她。

傅景天碰她的时候,她可不是这样!

当时他们衣服都快脱了,如果不是他找去,说不定早就已经被她戴了绿帽子!

越想,冷亦寒脸色越难看,一脚踢在门上:“不开是吗?”

温暖听见,冷亦寒离开了,然后没过多久,他又返了回来,温暖听到他用钥匙开门的声音,赶紧撑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,用身子抵着门板。

然而,他并没有进来,而是从外面把门锁死,紧接着他冷若寒冰的声音,透过门板传进温暖的耳朵:“想待在里面,那我就如你所愿,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坚持多久?”

说完,他走了。

温暖再次跌坐在地,用力咬紧牙关承受着那蚀骨的疼痛,突然……

“噗……”

温暖吐出了一口黑色的血,她赶紧捂着嘴,然而……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更多的血,从她的指缝里往下滴。

温暖有种自己将不久人世的感觉,或许今晚就是她的死期了吧?

不知道,究竟过了多久,疼痛才总算是有所减轻,此时的她,身上全是汗,身下全是血。

躺在那,看着天花板,她知道,自己又挺了过来。

呵!

还以为会死,没想到……

原来死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!

不过她也确实还不能死。

就算是死,也得在临死之前,见父亲和哥哥最后一面,另外还得想办法,让他们在她死之后,不再受冷亦寒的迫害。

**

房门被锁了,温暖就算缓过来之后,也没祈求冷亦寒开门。

因为她听到,冷亦寒出去了,把她锁起来之后,他就出去了,至今都没有回来。

就这样,一天,两天……

一直到第三天,温暖都没听到,房间外面有任何响动。

冷亦寒这是想要饿死她?

没有谁三天不吃饭,还能熬的住。

这个房间里,一点吃的都没有,就连水,都是洗手间里的自来水。

肾脏不舒服,不仅不能随意喝水,更是要滴酒不沾,而她那晚喝了太多了,又加上这两天一直都在用水充饥……

在被锁起来的第三天的晚上,温暖不光吐血,就连去厕所,便出来的也是血。

温暖觉得,自己可能真的熬不下去了。

“爸爸,哥哥……”温暖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泪无声的从眼角滚落:“我好想你们,真的好想,可是我好像,再也见不到你们了。”

如果说,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不舍的话,那就只剩下父亲和哥哥了。

她还没有想到办法换他们余生安全,却就要这样撒手人寰。

温暖以为,自己会这样死去的时候,冷亦寒总算回来。

打开房门,看着躺在那,像条死鱼一样的温暖,冷亦寒赶紧上前,一把把她从床上拉起来。

感受到她身体的无力,可能连他自己都没发现,他的眉头皱的死紧,嘴上却说着伤人的话:“下次还敢吗?”

看着几天不见的男人,温暖无声冷笑,这就是冷亦寒。

从来都不在意她的死活,只在乎她是否听话!

温暖知道,他喜欢听什么,为了父兄,说了他喜欢听的:“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很好!”冷亦寒满意,把她丢在床上,往外走的同时,说了句:“想吃东西,就自己滚出来。”

温暖用尽全身的力气,下床,拖着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身子,真的像一条听话的狗似得,跟在冷亦寒的身后。

来到餐厅,桌子上面放着一些外卖盒子,冷亦寒努了努下巴,示意她过去吃。

这是第一次,冷亦寒给她买东西吃!

过去那五年,为了讨好他,温暖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厨房小白,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,就学会了很多道菜。

那个时候,温暖做的最多的事情,就是每晚做一桌子,他喜欢的菜,中餐西餐,换着花样的做,然后打电话,让他回来。

可是他却一次都没有回来过,即便如此,她还是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坚持着。

五年,将近两千个日夜,她从来都没想过放弃,想着总有一天,他会看到她的好,会愿意吃她做的菜……

如今看来,真的好傻!

压下不该有的情绪,温暖把外卖盒子一一打开。

全都是辣的!

饿了她三天之后,给她吃辣……

温暖什么也没说,拿起筷子,在餐桌旁坐下,低头吃了起来。

“咳……”

“怎么,吃不了?”冷亦寒敛眉问了一句,神色莫名。

温暖摇头,低眉顺眼的道:“吃的了。”

胃里烧的难受,温暖还是硬着头皮往嘴里塞,直到她感觉到,冷亦寒的神色,不再有森寒。

放下筷子,温暖把桌子收拾干净,然后去给冷亦寒放洗澡水。

看着像一条,真的被驯服的狗一样的她,冷亦寒轻轻勾唇。

还以为多有骨气,不过三天而已!

在温暖的服侍下,冷亦寒洗了澡,上了床,正当温暖准备离开的时候,他语调幽幽的说了句:“过来。”

“……”温暖愣了一瞬,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还是听话的上前。

刚一走近,就被他扯上床,二话不说压在身下……

一整夜,直到温暖感觉,自己最后一丝力气,也要被冷亦寒榨干的时候,他才总算是餍足。

接下来的几天,温暖好像再次被磨平了棱角似得,不管冷亦寒要她做什么,她都是特别听话的。

她的表现,让冷亦寒特别满意,就连跟温暖说话的时候,语气都好了很多。

温暖觉得,是时候了!

又是一个,差点被他榨干的夜晚,温暖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,轻声道:“冷亦寒,我听你的话,不管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绝不会再说一个不字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,我跟你发誓,如果有半句谎言,定让我不得好死。”

冷亦寒本来都快要睡着了,听她这么说,黑眸幽幽睁开,声音带着临睡前的慵懒:“所以呢?”

看着他那双,堪比大海一样深邃的眸,温暖有点紧张的抿了抿唇,才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我请求你,放了我爸和我哥。”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