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刺李尚龙 > 

蔷薇下的刺4

第5章 蔷薇下的刺4

刺李尚龙 李尚龙 发表时间: 2020-07-22 20:59

韩晓婷家庭不幸。她父亲在一场车祸中去世,母亲从车里被救出来时,重度昏迷,怀里还抱着一直在哭的她。几天后,医生说手术成功,可惜母亲却从此失去右臂,而且此后母亲话也很难说清楚,变成了口吃。

幸运的是,韩晓婷自己没事。

从此,韩晓婷成了母亲的全部。

随着韩晓婷慢慢长大,她逐渐发现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,别人的家长会都有父亲参加,而自己的从来都只有母亲参与,为此经常被班上的同学笑话。

但韩晓婷没有感到羞耻,她开始明白,母亲养育自己不易。她告诉母亲,自己一定要好好学习,永远不让母亲失望。等她大学毕业找到好工作后,赚到钱,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。母亲说话结巴,加上手臂缺失,不得不辞掉稳定的工作,做一些小本生意,艰难地过日子。

母亲不太愿意见人,因为表达能力不好,除了做小本生意,剩下的时间就在家里照顾韩晓婷。

她时常鼓励女儿,让女儿一定要好好学习。女儿也争气,没有桌子,就在门外的石头上写作业;没有灯,夜里就打着手电筒看书。经过初三一年的努力复习,中考她拿了全班第一。

韩晓婷考上建国中学那年,母亲激动地拿着录取通知书在村里跑了起来,一边结结巴巴地表达着,一边流着激动的眼泪,直到全村的人都清楚了她想表达的意思。

一些人为她高兴,一些人笑她一个结巴终于看到曙光了,总之,她确定大家都知道了这件事之后,才开心地回到家。

接着,韩晓婷去了县城,进了县城最好的建国中学。

韩晓婷不太懂得如何与别人交流,好在十分能吃苦。高一那年,人人都很懵懂,老师轮番轰炸,不停地讲述着高考的重要性,讲述着他们的学长学姐们成功与失败的案例,借此激励和警醒在座的每个人,大家目不转睛,一直看着老师,生怕落下了什么重要信息。

知了天天叫,太阳想要晒化每一个人。一到中午,大家就困得一塌糊涂,张蓓、张蕾坐在最后一排,她们永远躲在一堆书的后面,要么趴在桌子上流着口水,要么倒在桌子上看着漫画,学习从来都是三分钟热度。一段时间后,大家也就习惯了。

全班只有韩晓婷认真地看着黑板,时不时还举手发言,她记得自己的使命,知道知识可以改变命运。

每次举手,张蓓、张蕾都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,好像她们上课所做的才是应该的。

韩晓婷喜欢一个人待着,每次下课,她都会独自走下楼,去看看学校里的那片蔷薇。那片蔷薇很美,香味扑鼻,每次闻到,她都会想:自己好不容易才考到了这里,因为努力,才能看到这美景,那么就继续努力争取看到更大的世界吧。

她给自己加完油,洗把脸再回到教室继续上课。有时,她还把自己想说的写在日记本中。

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终于第一学期的期中考试来了,经过三天如火如荼的考场厮杀之后,老师拿着厚厚的卷子走进教室,全班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老师庄严地走上讲台,像是盯着自己的未来。

老师从最后一名开始念成绩,他大声地念着,仿佛想让每个人都记住这一刻:“今天念成绩,是想让你们记住自己的排名,如果下次还是没有进步,不好意思,我就会让你们坐在第一排——我的眼皮底下,我看你们还敢不敢不好好学习。”

说完,老师瞪了一眼张蓓、张蕾,然后念出了她们的名字:“第五十四名,也就是倒数第一名——张蕾!第五十三名,张蓓!你们还真是双胞胎!”

两人低着头上台拿卷子,面面相觑。老师看着她俩同时走上来,有些分不清,就问:“谁是张蕾,谁是张蓓?无所谓了,反正都是倒数,名次你们自己回家分吧。”

忽然,全班开始哄笑。

老师不好再多说什么,毕竟谁都知道她们来学校就是为了一个学历。两人不好意思地回到座位上,斜眼一看,发现韩晓婷也在笑。

张蓓提醒张蕾看了看韩晓婷,张蕾故意一脚踢到了韩晓婷的凳子上,韩晓婷看了她们一眼,假装什么也没发生,收回了笑容。

名次念到后面,老师口干舌燥,开始放慢速度:“第三名刘涛,第二名肖帅。肖帅和刘涛都不错,从初中到现在成绩一直很稳定。第一名……”老师故意停顿了一下,慢慢念出,“韩晓婷。”

老师念完名字,全班都朝那个方向看,看着那个女生。

老师继续说:“晓婷这次的作文是全班唯一的满分,写得非常好,一看就知道她读过很多书,引经据典,十分动人,得到我们几个老师的一致好评,大家要向她学习啊。”

全班鼓掌时,韩晓婷上台,肖帅转过身,仔细看了看她,目光逼人,这引起了韩晓婷的注意,她低下了头,偷偷看了一眼肖帅。

而肖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韩晓婷身上,坐在第一排的刘涛,把这两个眼神看得一清二楚。

肖帅是一个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,中考结束后,就留在了建国中学。他不仅会打球,学习成绩还非常好,重要的是,十分讨女孩子欢心。

老师继续说:“那么今天先请韩晓婷同学读一下自己的文章。”韩晓婷重新起身,拿起试卷,准备上台,张蕾伸出脚,使劲绊了她一下,韩晓婷像一张没有重量的纸,轻轻地飘了起来,然后重重地跌倒在地。

忽然,全班爆发出快活的笑声。

老师将这一切尽收眼底,刚准备说话,却看到张蕾立刻起身说:“不好意思,我没看到你过来。”

老师碍于张蕾父母的情面,只是说:“快站起来,要注意安全,来,读吧。”

韩晓婷忍住眼泪,在台上读出了自己的作文。

优美的语句,像盛开的花,且是夏天最香的那一朵。全班同学都在仔细听,尤其是肖帅,目不转睛地看着她,直到她读完。

读完作文,她回到座位,一下子哭了出来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