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重生八零:又成了他的掌心宝 > 

真会装

第5章 真会装

重生八零:又成了他的掌心宝 圆圈 发表时间: 2020-07-23 09:53

“我哪里敢对付你,惹不起我躲得起。”苏运来拿着一个窝头端着一碗汤出了屋子的门。

饭桌上只留下田秀芹一个人,她重新拿起筷子,“都走吧,这一盘鸡蛋都是我的。”

窗外的月光皎洁,苏禾躺在床上,心情依旧难以平复,回想着她的一生,她过的怯懦、隐忍。

苏禾记得田秀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作妖,在苏文良出了事以后更是变本加厉,赵秋月名声几乎就是被田秀芹给毁了,虽然是亲人,但对这个薄情寡义的的亲人她只有恨。

苏禾还记得十三岁那一年,赵秋月带着她和妹妹离开了苏家,在镇长上做一些零碎的活计养活他们姐妹两个,生活虽然苦,但却没有了那么多的纷扰了,阴暗的童年生活始终都没有让她对未来憧憬过。

十六岁那一年认识了江湛北,她的人生才渐渐变的美好,他们经过分离和误会,加之她胆小又自卑,他们就像两条交叉的平行线,渐行渐远,只是想不到的是再次重逢她依旧心动不已,前世今生,他们也只能是彼此心头的白月光了。

思绪回到这个家烦宅乱的家庭,苏禾暗暗发誓,重活一世她定要努力改变这一切,曾经的她做了很多后悔的事情、更是不懂大人间的复杂关系,而眼下要做的便是帮着母亲抵御这个恶毒又隔三差五作妖的婆婆,誓死也要阻止父亲去修筑堤坝,她要住留住父亲,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才不枉费这次重生。

早晨,院子内的公鸡开始打鸣,老式钟表叮了六声。

苏禾睁开眼睛,看到一张爬满皱纹的脸,猛然清醒,“你干嘛?”

“干嘛?当然看看你这兔崽子的身体好些了没有?腰疼屁股也痛?你还真会装啊。”

苏禾辩驳,“我没装,真的疼。”

田秀芹做到床边,眼睛斜视了苏禾一眼,“告诉我,是不是你娘教你这么做的?”

“不是,是你自己想多了。”苏禾答的坚决。

田秀芹眼珠子转了转,忽然间换了一副面孔,脸上扬着牵强的假笑,笑的苏禾心里也开始犯嘀咕,“你跟奶说实话,是不是你娘教你的,只要你跟我说实话我给你一个桃子吃。”

苏禾想不到田秀芹竟然用哄小孩的方式来对付她,若是上一世自己心智未全时,定会相信了这老太婆了。

苏禾转念一想,这个时候能吃到桃子不容易,也知道田秀芹喜欢藏一些稀罕的东西,苏禾伸出手指,“给我三个再告诉你。”

“你这孩子咋怎么贪心呢?”

田秀芹犹豫了一下,朝着门外走去,从她的屋里拿出来拳头大的三个油桃,这个季节的桃子大多还未成熟,只有油桃熟的早。

苏禾接过,看着色泽红艳的油桃咽了一下口水,“奶,我先去把这桃子洗一下,一边吃一边跟你说。”

田秀芹拧着脸,不乐意的摆了摆手,苏禾洗过桃子,从厨房里拿着一块布将桃子裹上,眼睛朝着屋子内瞥了一眼,然后蹑手蹑脚的出了院子,撒腿就朝着东边的麦田奔去。

农历五月,麦子成熟的季节,麦田里宛如金色的海洋,随风摇椅的麦穗颗粒饱满,又是一个丰收年,苏禾迈着轻快的步子,迎着晨光走在弯曲的田间小路上。

迎面走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男子,拉着一辆人力车,苏禾认识他,住在同一条街上且和苏文良的关系比较好,名叫刘天柏,曾经还帮助她们不少忙,“小禾,下地呀?”

苏禾停下脚步,“嗯,我去找我爸妈。”

刘天柏叮嘱道,“你爸妈在南坡地收麦呢,你可别走岔了。”

“知道了,谢谢刘叔。”

苏禾转变方向,顺着小路朝着南边走去,他们家有好几块地,赵秋月怀孕后,这地里的活全都是苏文良一个人忙,田秀芹总是拿着自己曾经吃了多少苦,落下什么病根来推脱田里的农活。

远远的,看到苏文良和赵秋月的身影,苏文良蹲在地上吃饭,赵秋月站在一旁,一个抬头,一个低头,两人说说笑笑,眼前的一景比春天的阳光还要温暖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