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重生六零年代 > 

脏水使劲泼

第4章 脏水使劲泼

重生六零年代 锅都被煮烂了 发表时间: 2021-01-09 16:25

“妈……”人一走,沈珩就放下扫帚,扑到苏瑜怀里,“妈,你别走,以后奶奶跟二婶子再欺负你,我跟朵朵都会保护你的!”

苏瑜低头摸摸他的脸,“妈,不走,妈也不要你们保护我,你们现在还小,应该是妈妈保护你们!”

沈朵朵拽着她的衣袖,眼睛雾蒙蒙的,精致的小脸惹人疼爱极了。

昨天明明嘴上还说着凶巴巴的话,今天就知道拿起碗来保护妈妈了。

苏瑜心头软了软,在她跟前蹲下身子,“朵朵是不是也原谅妈妈喜欢妈妈了?”

沈朵朵抿着唇,大眼睛里有点泪花,语气还是凶巴巴的,“你……你要是以后都对我们这样好,把四哥接回来,我就喜欢你……”

小奶音还带着点哭腔又凶巴巴的,天哪,苏瑜简直要给萌化了。

“妈答应你!”苏瑜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,“现在先吃早饭,吃完早饭跟妈去一趟派出所,我们把抚恤金要回来就去镇上把沈凌接回来,再去学校看看老大老二。”

“真的吗?”沈朵朵眼睛睁大了点,有点难以置信,妈不但要接回四哥,还要袋他们去看大哥二哥,她都快要忘记大哥二哥长什么样子了。

“真的!”沈珩在一边应和着,“朵朵要相信妈,妈肯定不会骗我们的!”说着一双澄澈的大眼睛信任的看向苏瑜。

苏瑜看直两个这么听话可爱的孩子,心里软的一塌糊涂,完全想不通原主究竟是怎么狠下心抛下两个孩子不要的。

从空间里取了点奶香小馒头,苏瑜带着两个孩子简单吃了顿早饭。

馒头软香软香的,还带着牛奶的味道,八十年代哪里有这样的美食,两个孩子吃的满嘴香。

“妈,这馒头真好吃,比以前四叔家从镇上带回来的馒头都要好吃!”沈珩开心道。

“妈,这你从哪里来的呀?”沈朵朵也咬着馒头好奇的问。

苏瑜想了想,脑子一转回答道,“这是妈以前吃过的,靠脑子做出来的,别人都不会!”

她确实也没说假话,本来就是她以前吃的。

吃完早饭,苏瑜锁上门,带着两个娃直接往前面村里派出所去。

要去镇上接回老四,撑起这个家,她现在首先要去把抚恤金拿回来。

派出所这边早上刚开门,执勤的老严正倒了杯水准备喝,就瞧见门口一个女人领着两个孩子往这边走,定眼一看正是村里名声贼烂的寡妇苏瑜。

他倒不像村里人那样对苏瑜有什么偏见,只觉得一个女人带着五个孩子不容易,再加上苏瑜又是军属,所以平常也会照顾些。

“嫂子,一大早有啥事啊?”老严主动打招呼,拉了把椅子过去,看见苏瑜额头上有伤口,皱了皱眉,“嫂子,你这脑袋咋回事啊?”

苏瑜原本还想着怕派出所里人不作为,这一看态度还挺好,瞬间就松了口气。

“这没事,我已经包扎好了。”苏瑜摸摸额头,看着老严,直接开门见山,“我要报警。”

“啊?”老严愣了下,带着她过去,“嫂子,啥事报警?是因为你这伤口吗?”

苏瑜面不改色,“嗯,这是一方面,还有一件事是我家五千块钱抚恤金不见了,被人偷了。”

“啥?”五千块钱可不是笔小数目,而且还是军属抚恤金,老严严肃起来,“嫂子,那你知道是谁偷的吗?有证据不?”

苏瑜牵着两个娃,精致白嫩的脸上额角一片上横,面色笃定,语气清晰,“我知道是谁偷的,我有证据。”

——这边沈老太带着周春凤,趁着一大早天各家都在吃早饭的空挡,直接站在顾四立门口开始嚷。

“顾老四,你个狗日的王八蛋,我儿子的抚恤金是不是被你给拿了!”

“对顾老四给我滚出来,我们家知瑾在外面用命换来的钱,你赶紧给我还回来!”

两个人一句接一句的,各种污言秽语嗓门又大,很多引来周围一大众邻居都过来围观。

顾四立倒是没出来,只有他家媳妇金翠花端着碗出来了,“你们一大早上发什么癫!谁拿你们钱了!”

金翠花也不是个好惹的,村里出了名的母老虎,亲爹在镇上开猪肉铺的,娘家弟兄也多。

沈老太本这一吼本来是有点怕的,但是想着那五千块钱抚恤金可不是少数,立刻胆子就有了,直接往门口一坐,就地开始撒泼,“天杀的咯,欺负我死了儿子一把老骨头,勾引我家儿媳妇不说,还拿了我家知瑾用命换来的钱呐!”

“啊哟,妈,你起来!”周春凤也是个会意的,立马就现上了,跟着一块来,“我们知瑾可怜,媳妇被人睡了不说,钱也给人哄走了!造孽叻!”

两个人边说边嚎,脏水直往苏瑜身上泼。

周围看热闹的村民越集越多。

金翠花倒也是个沉得住性子的人,只端着碗坐在门槛上吃饭,一边放着笤帚。

确实钱是她家拿了,可谁叫苏瑜那小婊子敢勾引她家男人的?居然还想带着钱跑,幸好顾四立没这胆子,还把五千块钱给她揣回来了,这么大一笔钱到手肯定是不会放,反正谁也没有证据说!

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她也不可能把这钱交出去!

沈老太见他们不管怎么闹,金翠花都不作声,也急了,起身就要打算直接进屋去抢。

“反正今天不管怎么说,我儿子这抚恤金我必须拿回家去!”沈老太一抹泪,立刻麻溜的从地上起来,一揩眼泪就要往里冲。

“我看谁敢进去!”金翠花站起来,手上笤帚一抽,吓得周春凤直后退,“这钱我没拿,也不在我家!谁要是敢进去抢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“你!”沈老太跟周金凤被拦在门口也不敢进去,正左右为难时候,突然后边看热闹的人群又骚动起来。

苏瑜两手牵着娃,俏脸冷淡,跟在派出所两个警察后面过来。

村里围在顾四立门口看热闹的人更兴奋了,今天这事还闹到派出所了?

金翠花也瞧见了,看见警察时候脸色变了变,一瞧后面跟着苏瑜顿时又鄙夷的笑了笑,苏瑜个什么货色她也不是没见过,光有张狐媚子脸,实际上胆子小的狠,前几天她吓唬她说要找镇上的兄弟来好好教训她,结果就听说她喝农药自杀了,料她也掀不起啥风浪来。

“哟,老严,啥风把你吹到我这儿来了啊?”金翠花站在门口笑嘻嘻道。

老严脸色严峻,把身后苏瑜请了出来,指着金翠花道,“嫂子,你确定就是她砸了你的脑袋,偷了抚恤金?”

苏瑜从后面走出来,身姿扶柳,面容俊俏,目光定定的看着金翠花点了点头,“就是她砸了我的脑袋,偷了抚恤金。”

金翠花手里碗一下子砸到地上,面色慌张起来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