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陆少专心宠妻 > 

发烧

第5章 发烧

陆少专心宠妻 清涵 发表时间: 2021-04-13 15:18

因为沐浅月出了这样的事,苏悠悠也请了几天的假,准备陪沐浅月好好散散心。

第二天一早,苏悠悠没有惊动沐浅月,早早的就就起来熬了一锅粥,然后出门去买了包子豆浆油条什么的。

看了眼时间,沐浅月还没有起床,苏悠悠无奈的摇了摇头,准备进去叫沐浅月。

“月月,起床了,我熬了你最喜欢吃的粥喔。”苏悠悠坐在床边,看着用被子把自己捂住的沐浅月。

“唔。”沐浅月樱咛了声,带着浓浓的鼻音。

苏悠悠只觉得好笑,怎么昨天晚上哭过了后就像个小孩子似的。

苏悠悠又叫了沐浅月几声,没有听到回音,苏悠悠才觉得不对劲,把捂住沐浅月的被子拿来。

看见的就是满脸通红的沐浅月,苏悠悠把手放到沐浅月的额头上,“怎么会这么烫!”

苏悠悠有些急,光凭她一个人也把沐浅月弄不到医院啊!

因为这些年都是沐浅月和苏悠悠两人在一起,可以算是相依为命,所以朋友也是少的可怜,遇到这样的事情,苏悠悠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!

苏悠悠咬了咬唇,那出手机,给洛阳打电话。

那边响了几声就接通了,“洛阳,你快过来一下,月月生病了!”

良久,那边都没有传来声音,苏悠悠觉得是不是自己打错了,但是把手机拿下来看,是洛阳的手机号没有错呀。

就在苏悠悠以为对方没人的时候,那边响起一声清亮的女声,只听见她呵了一声,用嘲讽,不屑还有些幸灾乐祸的语气道,“沐浅月生病了?生病了就去找医生去啊?找洛阳干什么?洛阳又不是医生!”

苏悠悠也没有料到会是沐雪柔接的电话,听着沐雪柔毫不客气嘲讽的语气,苏悠悠只觉得脸一阵青,一阵白,良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不好意思,打扰了!”

“嗯,等等。”

“还有什么事?”苏悠悠握紧手机。

“以后没事就不要给洛阳打电话了,喔,不对,应该是以后不要在和洛阳联系了,他现在可是有未婚妻的人,这样会给我造成很大的困扰的。”

苏悠悠:“……”你以为我很想给你打电话啊!

挂断电话后,苏悠悠想把电话砸在地上!

就在这时,房间的门铃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。

苏悠悠开了门,看见门口站着的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愣了愣,“你们是?”

“你好,请问沐浅月小姐在家吗?”站在前面的程凌顶着一张笑眯眯的脸问道。

苏悠悠楞楞的点了点头,“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是我们家总裁找沐小姐。”

程凌微微侧身,那隐藏在身后的人就这样露了出来。

只见来人穿着一袭手工制作的黑色西装,大约一米八八的样子,浑身的威严让人有些喘不过气。

一头柔软的黑发有些凌乱的的披在脑袋上,仿佛上帝精挑细琢般的面庞微微范着冷意,一双眼睛宛如深潭里的井水深邃,仿佛让人陷入深渊,薄唇微抿。

整个人散发出尊贵,优雅的气息。

苏悠悠快速把对方打量了一番,总结出,这个人不简单,不知道月月是什么时候惹上这个人的。

“不好意思,月月她现在不方便见你们,你们找她有什么事下次再来吧。”现在沐浅月还躺在床上,苏悠悠实在是没心情管其他的事,准备把门关上,带沐浅月苏医院,却不想那人一声不吭的闯了进来。

“哎,你,”苏悠悠急忙跑上去,却被程凌给拦住。

“放心吧,我们总裁不会伤害沐小姐的!”

程凌也被自家总裁这样的做法给囧了囧,明明别人都已经下了逐客令了,自家总裁还不顾别人家的意愿往里面闯。

程凌也是第一次见自家总裁这样,今天甚至连班都不上,直接叫他查一个女人,而且查到她的住址了就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。

“不是,月月她生病了!”苏悠悠焦急的不行,伸手把挡在她前面的程凌给推开,跑了进去。

啊?

生病了?

那还得了!

程凌也没有再拦着苏悠悠。

而陆泽渊也看清了沐浅月的异样,抿了抿唇,沉声道,“她怎么了?”

“月月发烧了,你们能帮我把她送医院去吗?”苏悠悠一脸焦急的看着陆泽渊。

哪知道陆泽渊听了苏悠悠的话,直接把沐浅月抱了起来,吩咐程凌,“快去医院!”

程凌还是第一次见自家总裁这么慌乱的样子,不由得有些好奇总裁手里抱着的那个女孩。

苏悠悠把钱包和手机拿上也快速的追了上去。

刚上车,车子就像飞奔出去一样。

“开快点!”陆泽渊此时的声音简直就是冻得死个人。

程凌欲哭无泪,他的总裁也,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好了吗?没看到后面一堆交警追上来了吗?

不过程凌可是没有勇气敢说出来。

到了医院,就有不少的医生围了过来,其中还包括院长。

“陆总!”

“陆总!”

“……”

哪些人一看到陆泽渊就围了上来。

而苏悠悠也被他们挤了出去。

陆泽渊抱着沐浅月往里面的病房走去,把沐浅月放在床上,沉声道,“给她看看!”

这些医生,还是第一次看见陆泽渊这么关心一个人,而且还是一个女人!

当即,就有医生小心翼翼的给沐浅月做检查。

“陆总,这位小姐只是发烧了,没什么大碍的,只要烧退了就好了。”医生在陆泽渊要杀人的目光下检查完以后,擦了擦汗,回答道。

“嗯。”陆泽渊抿着唇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就在护士准备给沐浅月扎针的时候,沐浅月不经意的手一动,那针头就插斜了,顿时,几颗血珠就留了出来。

“会不会扎针啊!”陆泽渊看着沐浅月白皙的手臂上多了一个洞,而且还有血露出来,气得一下子踹了旁边的一把椅子,语气暴躁的开口。

那小护士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,当场就吓得一个手抖,针又没有插好。

那道凌厉的视线一直放在小护士的身上,小护士都快哭了,想下手,又不敢下手。

最后还是一个有经验的医生接过小护士手里的针,一下子就插了进去,这才结束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