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炽夏 > 

市区

第2章 市区

炽夏 笑佳人 发表时间: 2021-05-01 14:45

高速上开得快,下了机场高速进入市区,红灯多了起来,奔驰开一会儿停一会儿,不聊聊天就太尴尬了。

老大不需要他搭讪,方跃把初夏当客人招待起来,见初夏一直握着矿泉水瓶子没动,他伸出手问:“拧不开?我帮你。”

初夏礼貌地笑:“不是,刚刚没觉得渴。”

说完,她微微用力拧掉瓶盖,稍稍仰头喝了一小口。

方跃留意着路况,老校友见面,既是熟人也因为分别太久没那么熟,共同话题不多,工作聊过,该聊聊感情了。

方跃逗初夏:“你不回B市了,那边的男朋友怎么办?”

这个话题,初夏忍不住瞄了眼后视镜。

韩烈坐在驾驶座后面,保持长腿交叠的姿势靠着椅背,闭着眼睛休息。这样的姿势,他白皙修长的脖子完全露了出来,中间一颗喉结有种难言的性感。

韩烈的五官极其出众,比当红的一些男性都耀眼,无论他站在哪里,都会变成那一片的焦点。

两人谈恋爱的时候,初夏十八,他二十。

八年过去了,韩烈个子更高了,肩膀轮廓也结实健硕了,成熟又冷峻,有股成功商人的气质。

收回视线,初夏诚实地回答高中校友:“我一直在忙工作,还没机会谈恋爱。”

方跃竟并不是很意外这个答案。

有的美女一眼就让人觉得她身边一定围绕着n多追求者,初夏不是那样的类型,她低调安静,如果不是特意观察她,当她排在队伍里等着买单,或是单独坐在咖啡厅里,旁人很难发现身边有个校花级别的大美女。

而且初夏还那么优秀,优秀的人眼光都高,就像后面坐着的那位。

“不愧是学霸,我记得高三咱们班男生几乎都暗恋你,看你天天向上都没脸去骚扰。”方跃笑哈哈地说。

初夏茫然地回忆高中时期,并不记得自己有这么好的桃花缘。

她尴尬地笑笑。

车开了一段,初夏看见前面有个地铁口,忙指着那边说:“方跃,你就在这停下车吧,我坐地铁回去更方便。”

“好嘞!”

车停好了,方跃帮初夏取出小行李箱,笑容灿烂:“都回来了,以后有事微信随时联系我。”

初夏站在路边,笑着点头:“谢谢了。”

太阳大,方跃示意她快进地铁,绕过去上了车。

奔驰开走了,初夏松了口气,拖着行李箱进了地铁站。

黑色奔驰还没开出这段路,又堵红灯了。

方跃回头看看,发现初夏已经进站了,这才朝后座的老大挑挑眉毛:“怎么样,我们高中校花不比小明星差吧?而且是纯天然美女,一点都不带整的,高中时候就这样,现在更漂亮了。”

韩烈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,闻言淡淡评价:“一般。”

方跃“切”了一声:“这还一般,那你给我说说什么样的才叫美女。”

韩烈似笑非笑:“听你搭讪了一路,高中也暗恋过她?”

方跃摸脑袋:“那倒没有,我有自知之明,又是校花又是学霸,人家哪看得上我,烈哥你这样的还差不多,高富帅配白富美,简直天生一对。”

韩烈哼了哼。

方跃听这意思,难以置信地问:“不会吧,你真觉得她长得一般?眼光也太挑了吧?”

韩烈冷笑,清冷的眸子看向路边的高楼大厦:“人家是高材生,我的学历可配不上。”

方跃记起了老大的创业经历,前面几年的履历确实不太光彩,但后来可是蒸蒸日上,一飞千里。

“开车。”见他还想胡扯,韩烈不耐烦地踹了脚驾驶座。

方跃缩回脖子,继续开车了。

初夏坐地铁回了春江苑。

春江苑是她读初中时家里买的房子,小区建成也有十来年了,物业保养得当,小区瞧着还是很新的,里面的绿化造景清雅幽静,非常宜居。

初夏一路往里走,遇到两个一起溜娃的阿姨,车里的宝宝都只有七八个月大的样子,胖嘟嘟的漂亮可爱。还遇到一位遛狗的年轻男士,主人初夏没有多看,狗她盯着瞧了好久,是只毛发雪白的萨摩耶。

初夏早就想养只狗了,读书的时候没时间,工作后租的房子不许养宠物,这次回榆城,总算可以满足心愿。

坐电梯达到自家楼层,初夏一边往外走一边翻钥匙。

“初夏回来啦?”

在走廊里遇到了隔壁邻居老太太,初夏笑着点点头:“嗯,阿姨去扔垃圾啊?”

老太太提着满满的垃圾袋,一手按下电梯,一脸嫌弃地说:“你叔叔非要吃榴莲,难闻死了,我赶紧扔下去。”

初夏笑,陪老太太聊聊天,老太太进了电梯,她才回了自家。

爸爸妈妈都在上班,家里空无一人,四处打扫地干干净净,是爸爸的一贯作风,就连她的房间都窗明几净,仿佛随时在欢迎她的归来。

初夏伸个懒腰,先去洗了个澡。

大件行李还在托运路上,洗完澡,初夏简单收拾收拾小行李箱,去厨房找吃的。冰箱里蔬菜种类还算齐全,但初夏只继承了父母的学霸脑袋,厨艺一般般,她不想自己做,从冷冻室翻出一包速冻小馄饨,看看包装袋上的时间,应该是最近新补充的,距离过期还远得很。

一个人吃了碗小馄饨,初夏将锅碗放进洗碗机,回房间午睡。

睡了一小时,才下午两点。

初夏去了一趟锦绣花城。

她读研的时候,爸爸妈妈又在这边买了一套房子给她,说是女孩子婚前得有一套自己的房产。房子还在装修期间,初夏没有太大感觉,就觉得自己很幸福,衣食住行都有父母安排得妥妥当当,她专心读书就好。后来房子装修结束,初夏在里面逛了一圈便舍不得走了,与她在B市租的单身公寓比,这套新房简直就是豪宅。

新房装得指纹锁,初夏昨日已经请了家政过来打扫卫生,现在里面同样干净地一尘不染,爸爸妈妈装修的时候非常有耐心,每个小设计都询问过她的意见,这两年初夏每次回来也会往这边添置一些小摆设,如今已经非常完美。

简约舒适的客厅,温馨明亮的卧室、宽敞雅致的书房……

初夏仔仔细细参观了一遍即将正式入住的新家,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到了四点多,初夏赶紧带上包包往回赶。

小区外面有个花店,初夏买了一捧红色康乃馨、一捧黄色的文心兰,心情愉悦地回了家。

初夏藏到了她的房间。

六点钟,爸爸许瑞安先回家了,都没来卧室这边,在客厅走走动动,去厨房做饭。

大概十几分钟后,妈妈廖红也回来了,一边接电话一边去了主卧,几分钟后也进了厨房。

谁也没发现他们的女儿已经返家。

初夏将两束花藏到背后,只穿着袜子往外面走。

厨房里,爸爸妈妈在互相交流工作上的事,初夏探头瞧瞧,然后背着手走了出来。

爸爸许瑞安转身时先发现了女儿。

初夏笑盈盈的,先拿出送给父亲的文心兰:“爸爸,我回来了!”

许瑞安笑弯了眼睛。

正在炒菜的廖红被突然出现的第三者的声音吓了一跳,回头一看,一个女孩躲在两束花后朝厨房跑来了。

廖红惊喜极了,将锅铲甩给老公,她高兴地接过女儿的两束花,盯着女儿白净的脸蛋问: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你这孩子,还玩这套,早知道你回来了,你爸不就多下点米了?”

许瑞安笑:“没事,我再多炒一个菜。”

“爸爸真好。”初夏从后面抱住爸爸,幸福地贴着爸爸的后背,歪着脑袋看妈妈,一直在笑。

为了早点做好晚饭,廖红帮老公忙了起来,一边问女儿:“怎么突然回来了?这回住多久?”

她从冰箱里拿出一把青青的四季豆,初夏松开爸爸过去帮忙摘豆角,笑着说:“我接到一个大单子,一个人翻要翻一年多,按批次交稿就行。那些稿件技术要求不是很高,我打算开个翻译公司,先招四个人帮忙,一边消化库存一边接新单子。”

初夏更喜欢口译业务,但这个大单子她舍不得拒绝,所以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司,笔译大单交给员工,她负责把关质量。

廖红大喜:“这么说你不回那边了?”

初夏:“嗯,我在这边工作,你跟我爸也能放心。”

廖红岂止是放心,她开心得简直要飞起来了,她只生了初夏一个女儿,从小捧在手心里,初夏去B市读书那是没办法,她总不能拦着女儿,女儿研究生毕业后,廖红恨不得将女儿绑回来,放到自己眼皮子底下才安心。

许瑞安比较关心女儿开公司的计划:“开公司需要资金,你手里有钱吗?”

廖红马上说:“不够我这儿有。”

初夏没想跟爸爸妈妈借钱,笑着解释说:“我上网查过了,这种小公司只需要十万注册资本,算上办公室租金、装修等初期花销,二十万准备资金也足够了,我手里有,不用跟你们要。”

初夏读书时就开始兼职,毕业后从事高级口译,几年下来也攒了一笔钱。

“我们初夏就是厉害,妈妈在你这个年纪时还在底层打拼呢。”廖红无比骄傲地看着女儿。

初夏真心道:“那是因为你跟我爸培养我花费了大量心血,再说我这行怎么赚也没有你多。”

廖红故作谦虚:“妈妈赚的也不多啦。”

许瑞安咳了咳,提醒这对儿高薪的母女:“你们考虑下我的感受行不行?”

廖红马上夸老公:“您是为人民服务,我们哪能跟许主任比?”

初夏帮腔:“就是就是,我们身上都是铜臭味儿,爸爸比我们高尚多了。”

职业高尚的许主任很受用,笑着举起炒锅颠了颠,诱人的香味儿飘满了厨房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