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 > 偷心保镖 > 

耐心

第2章 耐心

偷心保镖 房东老才 发表时间: 2021-05-03 11:44

白千寻一看见林舒就火大。

因为昨天发生的绑架,全是假的。

白千寻有一个男朋友叫孙桐,两人的事白老爷不同意,于是她自导自演了一出假绑架,计划让男朋友来英雄救美,表现出勇气,来打动父亲同意,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林舒,把她的计划全毁了。

白小姐能不生气吗,现在林舒还成了保镖,以后要天天出现在眼前,她恨不得打死他。

见面的争吵过后,林舒拿着行李开始收拾自己的卧室,白千寻越看越气,“你只是个保镖,凭什么住进来。”

“你爸要求的,以后我们俩要同吃同住。”他想了想,“我这身份叫贴身保镖,我是不是该和你睡一张床啊。”

“以后我是你老板,你放尊重点!”

“不不不,我的老板是白老爷,你没资格命令我。”

白千寻气到爆炸,她回到二楼的卧室里,给男朋友孙桐打了电话。

“孙桐,昨天我被人救走了,你到底是迟到了还是根本没来。”

“我......我觉得这事不靠谱,所以......”

“好了,你不用说了,为了我们俩的事我可以铤而走险,你连假绑架都不敢来,你可以滚了。”

挂了电话,她气冲冲的跑下楼,到了车库才发现,林舒居然已经坐在车里的司机位置,他探出头笑道:“小姐要去哪?我送你。”

白千寻一脸不悦:“去公司,认识路吗。”

“关于你的资料,我昨晚就记住了。”

“呵,不用记得那么清楚,你不是我第一个保镖,之前的一星期就被我赶走了。”

“我会是你最后一个保镖,你这份钱我赚定了。”

“走着瞧!”

到了公司里,大小姐身后的保镖让很多人注意到了,他身材强壮硬朗,看起来很年轻,林舒还笑着和大家打招呼。

跟着进了办公室,白千寻直接拿出了一份文件丢到林舒面前,“当保镖的,是不是要为雇主解决麻烦。”

林舒点点头,“是,和你爸签的保镖合同里,是要替你解决麻烦。”

“那好,我现在刚好有一个麻烦,公司的运营部出现了财务漏洞,但元老不配合我调查,你帮我查清楚,资料就在文件里。”

“好,我帮你,但钱怎么算。”

白千寻皱起眉头,“什么钱。”

“你不知道?那我和你解释一下,保镖薪水是固定的,帮你做事是额外的工作量,钱要一单一结算,给我薪水的是你爸,帮你做事,他不会多给我钱,这个钱要你出。”林舒说完,又补充了一句:“做事的奖金,也是保镖的重要收入,没有额外奖金,保镖怎么会积极又忠心的给老板做事呢,你说对吧。”

“好,钱我可以马上就给你,我爸花了最高价格请你,但如果你对不起第一的身价,你就会工作不保。”

“扣我一个办事不利的帽子?一见面就想办法考验我啊。”林舒一口答应,“这事我接了,我不怕你急着赶我走,我专治你这种任性大小姐。”

“你!”她气的抓起笔就丢过去,人已经溜了,她又笑了笑:“白痴,你已经进了我的圈套里了,等着收拾行李回家吧。”

林舒收了白老爷的钱,试用期的第一件事一定要做得好,稳住这次保镖合同,于是他坐在办公室门口,翻看着大小姐给的资料。

不一会,听到会议室里有人和白千寻吵起来了。

他立刻推门进去,公司的副总王权,在不满白千寻的人事调动,“那几个高管,都是我一手带出来了,个个能干,你凭什么说换就换!”

“一个婚外情被老婆闹到公司里,一个企图潜规则实习女孩被揭发,这两件事你当我瞎了吗?”

“私事和工作无关。”

两人正吵着,林舒走上前,“王副总,你说话注意点态度。”

王权一看,是新来的保镖,呵的笑了,“公司高层开会的地方,你一个狗腿子有什么资格进来,还在我面前狗叫。”

林舒眯眼一笑,突然出手把王权的头按在桌子上,其他人都吓到了,纷纷退开。

王权脸贴桌子,挣扎不动,怒道:“你想干嘛!”

“想给王副总洗个头。”林舒拿起一旁的水杯,一把扣在王权头上,茶水和茶叶哗的洒了满脸,“下次,我倒的就是开水了。”

砰的一脚,身材肥胖的王权被踢出了会议室,惊动了整个办公区,他擦着满脸茶叶,狼狈的边跑边骂,“小崽子,我记住你了。”

白千寻走过来问道:“你是故意讨好我吗?我不吃这套。”

“是你爸定的合同里有要求,要时刻维护白小姐的脸面,职责之内的事。”

“哼,你还是抓紧时间办好你的事吧。”

林舒笑了笑,他已经盯上副总王权了,那些资料里,王权的嫌疑最大。

当天晚上,在车库里蹲守着王权的车,林舒意外的看到了一个脸蛋稚嫩的女生上了车,巧的是,那女孩他今天在公司里见过。

跟了一路,到了一栋白领公寓里。

下车的时候,车里的女孩似乎不情愿,王权还用力拉了一下。

到了二楼的一个屋子,王权打开了门,把女孩推进了屋里,笑眯眯的进了屋,林舒跟到了门口。

房间里立刻传来了挣扎,和王权猥琐的笑声,即将要上演什么事情,是个男人都懂,那女孩委屈的声音,让人听的发火。

但林舒却耐心的没动,直到屋里传来解开皮带金属扣的声音。

林舒当即踹了门,蓄势待发的王权瞬间被吓瘫了。

“尼玛的,谁啊!”他气冲冲的打开门,一张大手直接扣住了他的喉咙,王权窒息的说不出话,林舒走进屋里,看见了床上的女孩,脸上全是泪花,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。

林舒一脚把王权踢开,“男人最没品的行为就是强暴。”

“哈哈哈,你问问她,老子强迫了吗?”

那女孩愣在床上,低下头不敢说话了。

这下换林舒意外了。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