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秋风孤独寂寞 > 

与新丈夫的第一次争执

第4章 与新丈夫的第一次争执

秋风孤独寂寞 仅年 发表时间: 2021-05-28 10:52

“林会计家住黄河边的是不是?管的真宽,都管到人家夫妻身上来了?”简心辰斜了她一眼。

周围的人一听这新鲜的言语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林雅哪受过这种气,“这么肥,早晚胖死。”

“我肥吃你家米了?”简心辰一句话怼了过去。

林雅脸皮薄,又娇气,瞬间就受不住了,一到了军区门口,就哭着下去了,边哭还边委屈道:“简心辰,你会后悔的。”

简心辰只觉无语,她招谁惹谁了?被骂难不成还得忍着,她又不是气球。

简心辰回到家里,准备做个红焖肉,再做个煲仔饭,煲仔饭还是前世跟一位有名的粤菜大厨所学,可是……她摇了摇头,嘴角的笑容有些苦。

猪肉切成均匀块头,然后先开水炒好,葱姜蒜爆炒出香味,放出肉块,加入调好的汁水,加入水,开始闷煮。

不一会香味四溢,开锅闻了一下,简心辰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赶紧将洗好切好的土豆块放入进去,最后加入十字花的水煮蛋,继续闷煮。

等待期间,简心辰喝了好多水,就为了肚子有些饱腹感,吃起来才不会那么猛,她可还记得减肥这回事。

听到开锁的声音,霍北霆走了进来,身上军绿色的背心,肌肉绷紧,线条流畅,哪怕是简心辰这个见过世面的女人,都忍不住流口水。

霍北霆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,眉头一皱,这个女人应该没钱了,这些又都是哪儿来的?

简心辰看到他不高兴了,心里咯噔一下,“我做了红焖肉,炒蔬菜,今晚在家吃吧。”她尽量显得平和,她知道整个家属院只有霍北霆三餐都在食堂吃饭。

霍北霆目光怔住,随即点点头,“好。”有肉吃为什么不吃?她向来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,他在外面只能馒头就咸菜。

简心辰脸一红,激动的不行,“我还闷了煲仔饭。”

霍北霆进了浴室整理好,转身进了房间,没有关门,依旧能看到厨房里简心辰忙碌的身影。

家里让他娶简心辰,他是极不想娶的。

但是她哥哥救了他爹的命,英年早逝,简家二老白发人送黑发人,简父简海为人善良,只说是他儿子命短,怪不得其他人。

简母却无法承受,要霍家给个公道。

霍老爹于是决定让儿子娶了简家的姑娘,一个女婿半个儿。

简海知道自家女儿是个什么德行,生怕祸害了霍家,不同意,却拗不过简母,最后也只能答应。

霍母听了,死活不答应,却也毫无办法,只能找了算命先生,万一八字不合,这事不就黄了。

谁知道,算命先生竟然说简心辰贵不可言,古时候那是要当皇后的,谁要是娶了她,那就是人上人。

霍母虽然心里难受,但是为了霍北霆将来能够成为人上人,最后也是答应了。

霍北霆其实倒没什么想法,就是不希望爹一辈子觉得愧对霍家,娶就娶了,他的心向来在军队上,一个女人罢了,在家也能陪着父母。

但是订婚没两天,简心辰就来了队里,闹得家属院鸡飞狗跳,回到家里就跟猪圈一样。

一个月就那么点钱,她要去三分之一,剩下的要给家里弟弟读书,他每天只能啃馒头咸菜。

命格贵不可言,都是笑话。

香味传到屋里,霍北霆有些惊讶的望过去。

“洗手吃饭吧。”简心辰的声音传来。

霍北霆收回了目光,平时油腻的桌子被擦的干干净净,不知道什么时候还铺上了碎花的长条桌布,看上去别有风味。

什锦煲仔饭摆放在两旁,看上去很是诱人。

霍北霆怀疑眼前的人真是那个好吃懒做的简心辰吗?

“愣着干嘛,吃饭啊!”简心辰说道。

霍北霆尝了一口红烧肉,肥瘦适中,入口即化,好吃的快把舌头吞了。

看着他吃的如此满意,简心辰也忍不住开始吃起来,“明天我熬点大骨头汤,你也在家吃吧。”

这是有史以来,两人最平静的一天。

突然,“咚咚咚”,这个点竟有人来敲门。

霍北霆刚要起身,只见简心辰已经去开门了,门一打开,一个毛寸头的男人对她怒目而视,拳头紧握。

简心辰愣了一秒,眼前的人是林雅的丈夫付东思,也是霍北霆的下属。

“付兄弟来了,吃了没,坐下吃点?”

见她嬉皮笑脸得,付东思避开了,朝着霍北霆打了一声招呼,“霍大哥。”

“坐下,咱两喝点。”

见霍北霆说话,简心辰去厨房拿了碗筷,递给付东思,可是这个男人竟没有接过的意思,自顾自的坐到了一旁。

简心辰脸色有些不对,眉头微皱起,却依旧忍住了。

“你这是火气冒天了,难不成是加排训练不行?”霍北霆问道。

付东思摇摇头,“一会说。”

“跟我还见外不成,赶紧的。”霍北霆又吃了几块红烧肉就这辣咸菜一碗饭就见了底,竟顺手递给了简心辰。

简心辰压着火气又给他盛了一碗,也给付东思盛了一碗,“付连长,吃点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付东思冷笑一声,“别,你的饭我可不敢吃,我怕噎死。”

霍北霆放下筷子,“兄弟,这是怎么了?”难不成这简心辰又惹事了?

付东思眼含怒气,“哥,我就不外道了,你能不能管管你媳妇,我家雅雅人善良,脸皮薄,也从不跟人红脸,就这样,被气的在家呜呜哭。”

简心辰总算是明白了,这是林雅告状了,不过付东思也真够疼媳妇的。

霍北霆就知道她改不了,“她是不是又欺负人了?”

得,这一句话就定了简心辰的罪。

“就是跟雅雅话说的太难听,说什么雅雅管事多宽,管你们夫妻的事,哥,你也知道雅雅本来就脸皮薄,车上还有同事,雅雅被她说的脸都没有了,明天连班都不想去了。”付东思噼里啪啦一顿上眼药。

霍北霆当即就放下了筷子,脸色也阴了下来,“一会我带她给弟媳道歉去。”

付东思摆摆手,“不必了,我就是跟哥说一声,得亏我们家雅雅心肠软,换了别人这事就没完了!”

简心辰“啪”的一声就将那碗放在了桌子上,“砰”的一声,两个大男人眼睛都跟着一跳。

去看简心辰盯着付东昇,“大兄弟,麻烦你讲点理行不行,一句话没问我,就给我定罪,就算是罪犯也有申辩的权利吧。”

霍北霆呵了一句,“你少说话。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