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时爷救命!你家小祖宗又掉马甲了 > 

第1章

第1章 第1章

时爷救命!你家小祖宗又掉马甲了 酸奶落落 发表时间: 2022-05-19 10:50

正值夏季,岛上的风携裹着阵阵热浪席卷而来。

四面环海的琉璃岛上停着三架飞机,机身镶嵌的彼岸花图案,无不显示它主人尊贵的身份。

白颜汐带着黑色口罩,被保镖层层“护”在中央,只露出一双精致好看的双眸。

就这么怕她跑了?!

黑色开衩长裙下,又白又长的双腿若隐若现。

散落的头发恰好遮住耳上的蓝牙耳机。

“棠柠,任凭你有天大的本事,今天还不是败在时爷手上。”

秦臻嘚瑟到不行,道上人尽皆知,棠柠近几年一直在寻找三栀花的消息,时爷故意让他放出三栀花在琉璃岛上。

只要棠柠知道就一定会来,没想到,竟然真的被他给逮到活人了。

棠柠,医学界的无冕之王。

三年前,A国公主身中奇毒,本以为回天乏术,却被她硬生生的从阎罗殿救了回来,起死回生,自此棠柠两个字传遍国际,被人尊称为鬼医。

各国大佬派遣了无数组织调查她的身份,却没有一点消息,就连是男是女都未知。

白颜汐蹙起眉头:“脑残,我再说最后一遍,我不是你要找的棠柠。”

她是医生,不过是一名兽医。

“是不是你说了不算,时爷自有定夺。”

“滴......”

“滴......”

一阵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他的话,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,只见秦臻脸色倏变,接着动作迅速的掏出枪:“你最好老老实实的,否则老子一枪崩了你!!”

她浑身上下透出生人勿近的气息,一眨眼,手起手落间,秦臻手里的枪已经被她握在手里,动作之快甚至都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。

“傻子!”说完,她直接拆了枪里的子弹,一个反手将枪甩了回去。

秦臻:“......”

保镖:“......”

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。

飞机上极尽奢华,灯光折射出清冷的光线打在柔软的波斯地毯上。

“时爷,棠柠抓到了。”

秦臻用力将人往前一推,她踉跄两步没站稳,直接跪在男人腿边,时御洲手臂撑着椅背,双腿敞开,尴尬的姿势让白颜汐忍不住红了脸。

大爷的!

她想骂人!

头顶传来男人嗤笑的声音,她立刻收回思绪,抬头就看见时御洲那一张妖冶的脸庞。

他一袭黑色衬衣,领口处浪荡的大敞着,如同王者般睥睨天下,修长的手臂撑在沙发扶手上,眼中泛着幽冷,因为中了药他脸色苍白,却依旧掩盖不住身上的王者之气。

“解。”一个字,语气强硬。

白颜汐轻咳一声,扶着身后的桌子站起来给他检查。

“这是被人下了春药?”

这种事情在兽界也是很经常的。

有人为了培育出优质的后代,就会给动物之间下春药,然后让它们交配!

没想到,现在人都用这么龌龊的手段了......

秦臻一听这话,狗腿子立刻上线:“你说谁被下了春药?”

白颜汐一副看傻子的摸样:“......”

是她表达的不够明白?

还是这位狗腿子上学的时候没认真学习?

“闭嘴!”男人的声音干净低沉,挟裹着丝丝喑哑。

秦臻狗腿子秒下线:“......哦”

白颜汐有随时随地携带针剂药水的习惯,没想到今天竟然派上了用场。

她手法娴熟的把药水抽到针管里,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。

时御洲身上透出几分倦怠散漫,仿佛此时被人下药的不是自己,骨节分明的手指端起面前的白瓷茶杯,放在手里把玩,看起来挺漫不经心的:“棠柠?”

“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?”

房间内灯光昏暗,晕染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,时爷盯着她那双眼睛,黑曜石般的眸子亮了亮。

“这双眼睛倒是不错,适合收藏。”

收藏你祖宗!

也不怕晚上起床吓死自己!

“放心,就冲当年的事情,老子也不会给你个痛快!”耳边传来他的声音,带着几分清冷。

白颜汐:“......”

早知道当年就一针直接戳死他了!

“怎么样,能解嘛?”秦臻在一边紧张的不行,谁能想到时爷竟然被人暗算。

白颜汐下手快狠准,针头直接没入他的皮肤中:“闭嘴!这世上,就没有我治不了的动…呃人。”

“......动?”时御洲皱起眉头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。

“......”

“动物?”

“......”

“你别告诉我你是一名兽医?”

时御洲这么精明的一个人,他沉思一会,立刻猜想到她刚才临时改口的是什么话。

“当然了,我不是你们口中的棠柠,我是一名兽医,不信你可以去查。”

白颜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她咬死不承认自己就是棠柠。

时御洲抬手想要摘下她的口罩,嗤笑道:“你什么时候这么怂了,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承认?”

白颜汐往后仰着身子,漂亮的眼睛露出危险的光芒:“别碰我!”

男人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,目光逐渐加深,好半晌才开口:“好,你说不碰就不碰。”

“所以,你刚才给我打的是给动物的药?”

时御洲沉下脸色。

“只要有用就是好药。”

她抬头对上他的目光,眼中没有俱意,一双杏眼蕴含着万千星辰,耀眼夺目。

“......”

寂静......

飞机上透出一股诡异的气息。

众人屏住呼吸,这女人胆子也太大了吧,敢这么对时爷说话,简直就是不要命了。

男人似笑非笑,没有想像中的怒不可竭,反而还带着几分玩味:“伶牙俐齿。”

“一共是二十六万八,我给你打个折,给我二十七万就行。”

秦臻无语:“二十......七万??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,知不知道打折的意思?”

“怎么,你觉得时爷的清白还不值二十七万?”

她倚靠在架子上,右腿微微弯曲,吊儿郎当的。

时御洲一记凌厉的眼风射过去,吓得秦臻差点跳起来。

“时爷准备怎么支付?我微信支付宝现金都可。”

时御洲:“......”

他虚弱无力的撑着沙发站起来,轻笑出声:“你觉得呢?”

这女人,挺有趣的,要不就养几天在杀?

他目光不断的往下看去,眼神触及白颜汐锁骨时:“系好扣子,别想着勾引我。”

白颜汐:“......”勾引你大爷的!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