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言情 > 时爷救命!你家小祖宗又掉马甲了 > 

第2章

第2章 第2章

时爷救命!你家小祖宗又掉马甲了 酸奶落落 发表时间: 2022-05-19 10:50

半夜十二点。

男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,他点燃一支烟,白色的烟雾逐渐模糊了他的轮廓。

秦臻站在一旁战战兢兢地开口:“时爷,棠柠她......跑了。”

时御洲掐灭手中的烟,低沉的声音没有半点起伏:“这么多人看着她还能被她跑了?”

平淡的语气下,隐藏不住浓浓的怒火。

“是属下办事不力。”

“放出话去,凡是道上的人倾巢而出,谁能将棠柠带到我面前,西部势力就归谁!”

呵!有点本事,竟然能从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。

“是!不过她从始至终一口咬定自己是一名兽医,咱们会不会抓错人了?”

秦臻疑惑的问道。

时御洲嗤笑着说:“为了保命用的小手段罢了。”

隔天。

摆渡岛。

清晨的海边像笼罩了一层白雾,白颜汐穿了件短袖,单手插兜站在海岸的礁石上,眼角勾着几分吊儿郎当的痞气。

微风吹动她的黑发,渲染了一片风姿,她的美,世间独有。

卿本佳人,两种不同的风格恰到好处的在她身上体现。

冷艳中不失痞气。

“能从京城时爷手上逃跑的,你算是空前绝后第一人。”

沈赫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半响才憋出这句话。

他一直都知道白颜汐的身手很恐怖,可万万没想到在时爷手中还能如此。

沈赫言没个正形,抬头的一瞬间他嘴角的笑意瞬间凝住。

那双如寒星般的眸子正盯着他,白颜汐眉眼染上了一层薄怒:“既然知道他设好了陷阱,你还敢让我去!该死的,为了跑路,我特么的连佣金都没拿到手!”

男人觉得自己理亏,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,讨好的递过去:“汐姐消消气,我这不是觉得在咱们这几个人中只有您能和时爷有一战之力嘛。”

白颜汐点燃手中的烟,没说话。

薄薄的烟雾在她指尖晕染升起,她看着眼前逐渐散开云雾的大海,吞云吐雾。

她平常很少吸烟,只有在很烦的时候才会吸。

沈赫言侧过身子,看着她那张惊艳众生的脸庞,无论看多少次,依旧会被惊艳到。

白颜汐就是有这种本事,翻手间,一颦一笑,足以祸乱江山。

妖孽!

“以后但凡是有关于时御洲的,别联系我,我和那丫的有仇。”

沈赫言不解。

“不是,你们两个人之间能有什么仇啊?”

一个是京城金字塔顶端的人物。

一个是从小被家人抛弃扔到乡下的弃女。

他怎么想也想不通,这两人会有什么关系。

白颜汐掐灭手中的烟,身上的气息又冷了几分。

几年前,时御洲在西洲和某位黑势力大佬进行谈判,阴差阳错下,被她搞黄了,临走的时候,还免费送了他一针。

从那以后,她棠柠的名字就出现在道上的通缉榜上,这么多年过去了,依旧稳居榜一,这地位无人能撼动。

从被时御洲通缉的那一天起,为了隐藏棠柠这个身份,她又自学了兽医学。

短短一年的时间,她就让所有人都记住了兽医界Dang这个名字。

这次为了三栀花,不得不暴露身份,如今已经拿到手,日后整个国际将再没有棠柠这个人。

沈赫言见她不想说,也就没在继续追问下去:“对了,三栀花你拿到手了没?”

“已经送到实验室了,慕绾的病情很快就能够彻底恢复,有什么需要的随时联系我,她就交给你了。”

提起慕绾,她清冷的神色柔和了许多。

“你不在这等着她彻底好起来?”

“不了,我先走了,还有事要去处理。”白颜汐背对着他挥挥手,浪花打在海岸,海风呼啸。

几天后。

一则消息震惊黑白两道,就连A国皇室都搞得人心慌慌。。

青东高速发生了一起连环车祸案,两辆货车相撞,后面的法拉利为了躲闪,一个急转弯改变了方向,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使棠柠开车直接冲下悬崖,尸骨无存。

酒吧,三个男人坐在那里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,惹得不少女人纷纷投去目光。

坐在沙发中央的男人双腿交叠,五官凌厉,轮廓分明,他吐出一口白色的烟雾,眯起眼睛,看起来心情非常差劲。

“洲哥,经过证实那车子确实是棠柠的,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掉下来,就算是棠柠也绝对救不了自己。”

“是啊洲哥,这样看来你也算是报了当年那一针之仇了。”景煜珩是三人中最没有正形的那个,吃瓜群众不闲事大的调侃一句。

时御洲掐灭手中的烟,深邃黑眸射过去,景煜珩立刻闭上嘴巴。

**

半年后。

白颜汐到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,她压低头上的鸭舌帽,大步流星的离开机场。

长乐阁,京城最有名的私房馆。

这里的包厢是用帘子一道道隔出来的,每个包厢风格各异,最大的特点就是静,潺潺的水流声传入耳中,悦耳极了。

青鸾厅。

白颜汐正对着门口,细长的双腿随性慵懒的抖动着,杏眼浅眯,嘴角吟着一抹散漫的弧度,手机在她手里转来转去。

她红唇轻启,美的不可方物:“我观你面色,外强中干……”

坐她旁边的男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:“白颜汐!!!”

“小点声,我听得见,年纪大了注意点身体。”

她抠了抠耳朵,动作帅气的吹了一下,说话的时候,眼角勾着几分不经意的狠戾。

白鸿初被她气的胸膛不断颤抖,看那样子下秒就会直接晕过去,可偏偏白颜汐就像是没事人一样,端起面前茶水抿了一口,仔细品尝。

“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,你哪怕能有你妹妹一半的乖巧都行!!你看看你身上穿的这是什么,赶紧去商场买几件上档次的衣服,别给我丢人,买完衣服今天晚上你先住酒店,明天我安排人接你回去。”

他拿出一张银行卡扔在桌子上。

白颜汐瞥了一眼,面带倦意的开口:“免了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