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短篇 > 纵使晴明无雨色 > 

第二章,我要娶苏七

第2章 第二章,我要娶苏七

纵使晴明无雨色 风与自然 发表时间: 2022-05-26 18:23

可惜的是,阎非庭的嘴唇还没碰到,苏七就睁开了眼睛,迷蒙中,她看到有个黑影靠近自己,顿时吓得魂都没了!

“啊!!”一声尖叫划破黑夜!阎非庭后退时不小心绊到了电线,台灯狠狠砸在地上熄灭了,正是因为台灯灭了,苏七才没有看清是谁,就看到那个黑影跳阳台逃走了,吓得她一直在哭。

“宝贝,宝贝你怎么了?!”苏家夫妇连忙冲了进来,黑暗中,阳台玻璃门大开,苏七又在不停的哭,吓得他们脸都白了!

他们连忙开灯,苏七吓得缩在苏母怀里,浑身发抖的说,“刚刚有人!他就站在我床边!”

“什么?!”这事太严重了,他们才刚搬来,就有坏人明目张胆,登堂入室?!

苏父连忙报警了,而苏母也一直在安慰苏七。

至于阎非庭,他此时靠着电线杆,正在剧烈喘息!

他到底在做什么?他刚刚竟然像一个变态一样去侵犯少女?要不是台灯灭了,苏七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他了!

想到此,他浑身都在打颤……

不……他并不确定苏七有没有看到他,毕竟她还是有一两秒的时间可以看清他的。

一想到这个可能,阎非庭最恐惧的不是牢狱之灾,而是苏七看着他时会露出的厌恶神情,他只是想想都要窒息了!

老天保佑七七什么都没有看到!他下次一定不会这么冲动了,一定!

或许是他的祈祷起了作用,这件事闹到最后并没有抓到嫌疑人,不过苏家第二天就装上了严密的报警器,并在苏七的房间装上了并不美观的防盗网。

这还不够,苏父还专门安排了人接送苏七上下课,免得有坏人在路上接近他的宝贝女儿。

阎非庭因为脚踝严重扭伤,不得不在家老老实实的养伤,见苏家人没有上门问罪,阎非庭狠狠松了口气,但松了口气的同时,那种见不到她的渴望又如万蚁噬心般折磨着他!

他眼中充斥着暴戾,心里更是被一种极致的恐慌填满。

为什么他重生得这么早?要是他重生在他们已经结婚的时候就好了,这样他想对她做什么都可以,她完完全全都是属于他的!

偏偏是在这个时候,而且第一次见面的印象绝对算不上好,让他就算拼命想见她也必须克制,因为他知道,他现在只要看到她就容易控制不住自己,初见的事要是再次发生,七七肯定就不喜欢他了。

但她怎么可以不喜欢他?

七七曾说过,她对他是一见钟情,然后主动要求的退婚,为什么这次她没有退婚,难道是因为他没穿那件蓝色格纹衬衫?没有在特定的场合和她见面?

不,一定是那个花牧在纠缠她!

他越想越阴暗,而这时,阎母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“非庭,你苏伯父来看你了,快下来。”

阎非庭顿时精神一振!

他连忙冲到洗手间,看看自己浑身上下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,七七肯定也来了,他又要见到她了!

这么一想,阎非庭整个人都兴奋起来,嘴角的笑容压都压不住。

不过他想到什么,连忙去衣柜找到那件蓝色格纹衬衫换上了,心里不住的对自己说。

冷静一点!七七会喜欢你的,你只要像平常一样,她一定会喜欢你的!

做好心理建设后,他赶紧下楼去了,可让他失望的是,苏七并没有来,来的只是苏父。

阎非庭眼中有显而易见的失望,不过他没表现出来,只是瞬间从那种失重的状态中回神,眼神变得冷漠。

不过七七和父母感情好,换言之,如果苏家人认定了他做女婿,七七一定会考虑的。

这么想着,他重新露出笑容,缓步走下楼梯。

阎母抬头看着自家儿子,突然有些纳闷。

没办法,这几天她儿子表现得就像一个精神病人,而且是极危险的那种,她请来的心理医生都被他赶跑了,让她非常不安。

但没想到他今天看上去十分正常,就是那气势,完全不像一个孩子会有的。

苏父看到阎非庭的一瞬间,想法和阎母差不多,这阎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,小小年纪,气度天成。

想来初见时这孩子应该是烧糊涂了,所以才会说出那种胡话,这么一想,苏父对阎非庭的印象好了一点。

“小阎啊,你身体没事吧?前几天你突然昏迷,可吓到我了。”苏父笑呵呵的说,正因为阎非庭“生病了”一直在家休养,所以他才没有怀疑那个半夜偷袭的歹人是他。

阎非庭打定主意要刷好感,当下笑容更加真诚,并有些惭愧的说,“那天我脑子烧糊涂了,后来我妈告诉我,说我说了很过分的胡话,真是抱歉,原本是想去拜访您的,结果闹成这样,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去您家了。”

苏父这么一听,自然摆手表态,“没事没事,生病了嘛,你身体没事就行!我和你爸是多年的老交情了,你愿意来,我们求之不得。”

阎非庭听罢,有些惊喜的看着他,但想到什么,他又迟疑了。

“……可我妈说,我好像吓到妹妹了,我再去,她肯定更怕我。”

苏父闻言,心里妥帖,他们家初来乍到,巴不得阎家能多照拂一二,所以见阎非庭这么亲近他家,他高兴还来不及,哪里会计较那么多?

“哪里的话?七七忘性大,她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一定不会怪你的,而且打小七七就想要个哥哥,以后你们一个学校了,还请你多多照顾她,别让坏孩子欺负了她。”

阎非庭要的就是这句话,他连忙大包大揽的说,“放心吧,以后在学校,她的事就是我的事,我一定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!”

苏父听了很高兴,而一边阎母笑得脸都要僵了,她实在不能将眼前这个温文尔雅,和煦有礼的少年和自己那不苟言笑的儿子结合起来,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?

好在没过多久,苏父就以家中有事,拒绝留饭离开了。

而他一走,阎非庭脸上的笑容就不见了,恢复了一贯的冷硬。

见他什么都不说就往楼上去,阎母开口叫住了他。

“非庭……你到底想做什么?你最近好奇怪!”

阎非庭脚步一顿,他想,他要娶七七的事还是让他妈尽早知道的好,于是他站在楼梯上对阎母说道。

“我要娶苏七。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