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短篇 >> 泪影恨成双 >> 

赶她出去

第2章 赶她出去

泪影恨成双 尘秋 发表时间: 2020-06-12 16:37

贺毅轩居高临下看着苏梦汐,咬牙切齿的说:“苏梦汐,你既然有胆量让陆文博威胁我,就要有能力承受这一切!你以为装死就能躲过去吗!”

可不管贺毅轩怎么对她,苏梦汐始终双眼紧闭,毫无反应。

这时,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苏姗最终忍无可忍,硬着头皮推门而入:“少爷,医院又来电话了。”

苏姗看着地上躺着的看起来像是没有了气息一样的苏梦汐,心似被钝刀一寸寸割着,痛不能言。

这是自己的女儿啊,她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。

贺毅轩闻言,看了看地上躺着的苏梦汐,深吸口气,他抓起西装外套,几乎是落荒而逃。

浑浑噩噩间,昏迷中的苏梦汐似乎看到了黑白无常拿着铁链狞笑着朝她走来。

一天后。

苏梦汐幽幽苏醒,一室冷清扑面而来。

熟悉的新房,墙上贴着的大红喜字正嘲笑她的可悲。

腰左侧痛得发麻,稍动一下,钻心噬骨的痛就抽光了她的力气,只能狼狈的趴在床边。

“水……水……”她努力伸长手臂,明明水杯就在指尖处,却怎么都够不着。

如同她和贺毅轩的婚姻,呼吸之间,咫尺天涯。

“毅轩,我想看看我们的新房。”赵若兰柔若无骨依偎在贺毅轩怀里,仰起消瘦却更添几分病弱美感的小脸,莹莹水眸尽是哀求。

贺毅轩望着那贴着喜字的房门,眉头深锁,眼中掠过一抹复杂的情绪,但终究还是败在赵若兰的泫然欲泣下。

房门被推开,苏梦汐吓了一跳,拼尽全力才拿到的水杯,从指缝滑落,水洒了一地。

赵若兰手颤抖指着床上的苏梦汐,身子摇摇晃晃,几乎站立不稳,一颗颗泪珠不断往下掉:“她……她,怎么可以住在这里?毅轩,这是我们的新房啊,我精挑细选的床,我……”

说着她身子一软,瘫倒在贺毅轩怀里,目光却似淬了毒的箭射向苏梦汐。

贺毅轩怒瞪着苏梦汐,声音温柔,手轻抚着赵若兰的背:“若兰,你别激动,这间房已经被她弄脏了,我们不要了,我们换一间。”

“苏梦汐,你已经得到了贺太太的位置了,把我的新房还给我,还给我……”赵若兰嘤嘤而泣,紧紧抱住贺毅轩的腰。

看着紧紧抱在一起俩人,苏梦汐好似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

看吧,这就是你想要得到的一切,她似乎听到了命运对她的无情嘲讽。

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,不顾伤口撕裂沁出血来,她仇恨的看着惺惺作态的赵若兰,咬牙道:“我不走!我是贺毅轩明媒正娶的妻子,全深城都知道。该走的人是你,赵若兰。”

赵若兰,她明明答应过,只要她捐一颗肾给她,她就成全她和贺毅轩。

她现在说话不算数,还设计让贺毅轩误会她和陆文博。

她这表面一套,背地里一套的卑鄙做法实在太可耻,所以她绝不能示弱,她要捍卫自己的爱情和婚姻!

“你……”赵若兰手指着她,眼泪就滚落下来:“毅轩,你看看她……她好嚣张……”

有些话半遮半掩,更能激起贺毅轩对苏梦汐的憎恶。

看到苏梦汐丝毫不知悔改的样子,贺毅轩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,“来人,把她拖出去!”他冷冷下达命令,低头小心地安抚着怀里的赵若兰。

佣人们快速上前,架起苏梦汐就往外拽。

“我是贺太太,你们谁敢?!”苏梦汐紧紧抱住门,指甲裂开都不松手。

“贺太太”这三个字激怒了贺毅轩,他亲自上前,一把拽着苏梦汐就往外拖。

充耳不闻她的哀求和悲鸣,视而不见一地蜿蜒的血痕。

直到将她丢入门外的滂沱大雨里,如同丢掉一袋恶心的垃圾,他拍拍手嘱咐道:“谁都不许给她开门!”

<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>